丹东彩吧

2020-02-09 14:01:59 _会员日千万豪奖等你拿

  终于,在201。7年2月17日的下午,胡小。干将仇恨付。诸行动。

  一套。商铺的利益之争

  按胡家人讲述和法院的说法,。胡小干和沭阳法院。的矛盾,始于5年前。

  2011年7月。,胡父因心脏病发,猝然离。世。

  胡母告诉记者,2。009年之前,胡家一直在常熟。开木板厂做生意,后因身体原因,。胡父决定举家迁回家乡投资。

  2010年6。月,胡父和沭阳县龙庙镇赵。庄村签下合同。,以63.6万的价格租下了。该村一所废弃中学的40.9亩。地,年限50年。。此后,胡。父将学校的部分楼房分别。租给几位来。办厂的外。乡人。除了先期交给村民的租金,。他们还自盖了两栋厂房,。总投入一百万元左。右,为此胡父还借了一些民间贷款。

  一切进展得比较顺利,直到。胡父突然离世,债权人刘某、尹某。接连与胡家打官司,要求还。钱。

 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判决。书显示,2010年7月4日,。胡小干父亲向刘某借款。7万元,向。尹某借款6万元,月息均为2。%。后胡父于201。1年去世,无法偿还。

  刘某、尹。某提起诉讼,要求胡小干。及其母亲、妹妹共同承担欠。款及利息。

  胡小干的妹。妹告诉记者,她父亲在世时,将。家里的钱100多万都。投入到废弃中。学的厂房。里去,突然去世。时,没有立遗嘱,也没有留下存。款及在他自己名下的房产。

  沭阳县。法院一审认为,胡父生前与妻子、。胡小干、女儿一直。在一起共同生活,并。与胡小干共同经营。木材加工。,胡父借款用于家。庭共同经营,应认定。为家庭共同债务,因此判。决由胡小干、其。母亲和妹妹三人共同负担债务。

  一审后,胡小。干提出上诉,他认。为自己婚后与父亲及其他家人。分开生活,父亲。并没有把借的钱交由自己。支配,他自己也没有。继承父亲财产,法。院判定大家为。家庭共同成员是认定错误。2。012年7月23日,宿迁中院终。审判决:胡小干的上诉理由。依据不足,维持原判。

  在一审。过程中,债权人。刘某要求法。院保全胡小干的财产,。法院因此保全了胡小干。名下的一套商。铺共三间。

  进入执行程序后,。因为胡小干拒不还款,法。院准备拍卖胡小干的这套。商铺,引。起胡小干的强烈反对。

  在胡小干看来,商。铺登记在他的名下,不是家庭财产。。

  胡的母亲和。妹妹均在庭上否认了胡小。干的说法:。他们没有分家,一家。人一直住在一起,胡小干。除了帮家庭经营板材厂之外,没。有任何收。入,且尽管商铺。登记在胡小干的名下,。但这是家人共同出钱于200。6年购买。。买房时,胡。小干21岁,还未结婚。

  沭阳。县法院副院长、新闻发言。人尹文光告诉新京报。记者,案件进入。执行程序。后,法院发现胡小干在保全房。产之前已经将这套商铺以89万元。的价格卖给了徐某,但没有。在房管部门登记。。徐某已经支。付给胡小干65万余元,还。有23.21万没支付。

  尹文光说,在法院强制胡小干。还尹某、刘某债务的时候。,胡小干另外还。有与赵某、葛某两人的判决没有执。行。因此法院。提取徐某。剩余购房款23.。21万元,加上。另外保全的胡。小干银行卡内的2万。元,支付了胡家所欠刘某、尹。某、赵某、葛某等四位债权人的债务。

  这些。钱并不足以还完。四人的债务,尹文光介绍,之后。债权人放弃了余下的债务。

  按照法院通。报的说法。,这一系列的判决、执行。,让胡小干认为。自己的利益受损,蒙冤。受屈,当发现无法改变法院。的判决时,他开始缠访、闹访。,纠缠法院足足5年的时间。

  记者采访时,胡家也提供了。另一种说法,即法院对胡家败。诉的案子执行得。彻底,对其胜诉的案。件却执行不力,这让胡小干恼火不已。

  胡母。告诉记者。,2012年3月,因房租纠纷。,他们将租地内的两家企。业告上了法院。并胜诉。虽然胜诉,两家企业所欠。款项至今还没有执行,胡小。干曾多次去法院要求执行,。但诉求都没有得到回应。

  尹文光告诉记。者,未执行的原因是。被执行人没有执行能力。

  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,在胡。小干家的隔壁,是其中一。家欠款还未执行的服。装厂,正在。开工生产。服。装厂的老板告诉记者,胡小干。家胜诉之后,。沭阳县法院于2016年8月送。来执行通知。书,要求。向胡小干母亲、妹妹履行债。务4.18万及利息。。但自此之后,法院再没有强制要求执行债务。

  新京报拨打了此案执行员电话。,对方以采访需通过法院政治。部为由,拒绝了采访。

  “这是个会骂父母的。孩子”

  熟悉。胡小干的人说,胡。身高1.6。8米,身材结实,板。寸头。与他打过交道的法官说,。刚接触时。胡小干一副憨厚的模样,但当他。生气时,眼睛直。勾勾地盯着对方,让人发憷。

  胡母告诉。新京报记者,今。年31岁的胡小干从小跟着爷。爷奶奶生活,因为。夫妇俩忙着做生意,一直没有。花时间管教他。初中时,由亲戚。照看胡小干。有一天。,亲戚无。奈地跟胡母说,他们实在没办法。管了。初中没毕业,胡小干就辍学了。

  一名了解胡小干的同村邻居。一提起他就叹气,“。这是个会骂父母的孩子。。”他告诉记者,胡父。在世时,和胡。小干说到钱的事,胡小。干发怒,把饭碗。砸在父亲的身上。他曾亲眼看到胡。小干大声辱骂胡父。

  在胡小干的表。姐看来,过去。有父亲管着生意,。他衣食无忧,父亲突然去世,此。前的债主接连起诉。胡家,让全家陷入慌乱。

  2012年。上半年,胡小干开始在网上发帖,。实名“举报”时任沭。阳县法院院。长周辉。举报内容有“无视国法党。纪”、“诬陷赖。人”、“纵容鼓励下属违纪”、“。滥用职权”等。

  周辉2012年2。月调任沭阳法院院长。随着帖子越。来越多,身边的同事、朋。友、亲属逐渐都知道。了他被胡小干举报,甚。至县委书记、县。长也开始关注这件事情。

  “虽然我是院长,但我也是一。个活生生的人,被人无端地公然。攻击、侮辱,我。当时感到。愤怒、痛苦、委屈、。伤心、难堪。”周辉用了一连串。词语来形容他当时的感觉。

  周辉说,直到20。13年3。月,胡小干还在网。上发帖“举报”他,。他向公安机关报案,胡小干。因违反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被行。政拘留7天。

  此后,胡小干消失。了一段时间。但没。过多久,举报帖又出。现了。胡小。干开始用不同的账号发帖。

  一位沭。阳当地网友告诉新京报。记者,他关。注了胡小干很长一段时间,。发现,只要。沭阳吧里。出现了与。法律有关的帖子,胡。小干就会在下。面复制贴上他的举报信。

  周辉也。考虑过向胡小干提起。民事诉讼,控告他侵犯自己的。名誉权,但思来想去,他放。弃了。“毕竟。自己是个法院院。长,与一个普通人较真显得不太合适。”

  他曾约胡小干当面好好。谈谈,但被拒绝。至今,他没见。过胡小干。

  沭阳。县政法委也注意到胡小干的帖子。。2013年。,沭阳县政法委。委托县信访局召开胡小干案件听证。会。这个听证会。持续2个。多小时。参加听证会的有县人。大代表、县公。检法、法制办、舆情办负。责人、胡小干所在村的支部书记。、镇政法。委书记等共9名听证员,还有3名网友被邀请旁听。

  参与这次听证。会的刘庆。告诉新京。报记者,胡小干参加了听。证会。他就坚持一个观。点:我没有继承我。父亲遗产,就不承担还款义务。

  听证会。的结论是案件判。决没问题。

  刘庆告诉记。者,在听证会之后,听证。员们也提出,对。于胡小干这类有强烈。诉求的访民。,法院更应该努力做好疏。导、解释工作,。化解社会矛盾。

  “我就是。想吓吓他”

  2013。年9月,案件进入。执行程序,胡小干因。拒不申报财产,被司法拘留15天。

  此后,他将矛头转向。分管执行的副院长周龙,开始在。网上发帖。举报周龙。

  在周辉心中,周龙心。胸开阔,是个性格。温和的人,但跟周辉聊到自己被。胡小干无端捏造。攻击时,周。龙的脸胀得通红。

  依据规。定,周龙需要对。胡小干进行释明、。接待工作。在周辉印象里,周龙。接待胡小干。至少3次。有时候是。胡小干来法。院信访,周龙接访,有时。候是周龙请胡小干来面谈。

热门文章更多